科技时事新闻 > 财经 >

青年作家转向杂志书热销难掩“杂志书”身份模

财经 2020-03-20 09:07 admin

  近来,《最小说》、《鲤》、《大方》等由青年作家甚至是“明星作家”主编的杂志书在出版市场上表现不俗,引起关注。

  青年作家主编刊物,并不鲜见。朱自清24岁即与俞平伯合作主编中国第一份新诗杂志《诗》月刊,茅盾25岁接手《小说月报》编务、实行大刀阔斧的改革,郁达夫26岁开始主编《创造季刊》,郭沫若31岁开始主编《创造周报》……

  如今,时代话语与文学环境都已发生了嬗变,青年作家由传统期刊转向杂志书,原因何在?杂志书又表现出哪些新特质?

  在当当网文学类图书近30天的畅销榜上,由安妮宝贝主编的《大方》第二期位居榜首;在卓越网期刊类销售排行榜前十名中,郭敬明主编的《最小说》占据榜首等三席,今年8月起每月出版的《超好看》1、2期分居第三和第二位,笛安主编的《文艺风赏·难》也位居前十。它们出现在文学类图书与期刊这两种不同的畅销榜上,也正体现了它们身份的模糊,是杂志还是图书?

  这些由青年作家甚至是“明星作家”主编的杂志书近年来备受关注,这种介于图书与杂志之间的出版物形态,体量与编排类似于杂志,但以图书的形式由出版社出版;在形式上比图书更活泼,又挣脱了期刊对于出版时间的苛求。因此,有人认为杂志书类似于日本的“mook”,是一种将杂志(magazine)与书籍(book)合二为一的文化产品。

  据了解,当前的一些传统文学期刊,一直面临着销售困境,固定读者群有减难增,但是初出茅庐的杂志书,却常常在销量上凯歌高奏。《大方》的第一期首印就达100万册。

  对此,青年评论家杨庆祥认为:“作为专业读者的我们,都已经很少花时间去阅读传统的文学期刊。这里面诚然有各种因素,但是传统文学期刊自身缺乏足够的吸引力,恐怕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杂志书内容活泼、形式多样,这大概就是它们能拥有大量读者尤其是年轻读者的原因。”

  通观这批杂志书,在文字风格、栏目设置、目标读者群、办刊宗旨等很多方面都显示了迥异于传统文学期刊的特征。《鲤》更类似于丛书,每一期有一个主题,每3—4个月出版一期。它的目标读者是“80后”,编者也大多是这个年龄段的文学青年。“编辑们不必天天坐在办公室,QQ与MSN就是联络媒介”,《鲤》的主编张悦然介绍,与传统文学刊物选文章的标准相比,他们“更喜欢形式活泼,表达更具破坏力量的文章”。她所说的“破坏力量”,是指在叙述方式上能够突破前人。

  不过,这批杂志书收获的社会反应却是判若云泥。它们受到年轻读者群的热捧,但文学批评界的分析与评价却始终不多,真正潜心阅读杂志书并进行理论批评的学者,似乎寥寥可数。

  这或许因为,杂志书在国内文学界尚属新兴事物。人们还来不及看清它们的面貌,也尚不能判定它们的价值,大规模的研究与分析迟迟没有跟进;杂志书的价值还不能得到文学批评界的认同,由此遭遇“无声的漠视”。

  多年来一直跟踪研究青春文学杂志的学者白烨认为,在对这批杂志书截然不同的看法里,“有些是出于不了解实情,只是从媒体的一些报道中间接了解与主观臆测;另一些看法则是文学观念的不同,或者说因为恪守相对传统的文学观念,而对新的东西有一些警惕与担忧。这些都可以理解,也需要时间去化解。”

  杨庆祥则表示,“我们应该正视它、阅读它、了解它,不仅仅将之理解为一种现象,一个群体行为,而是从这些现象、群体行为中看到个体的文学实践是如何参与改变并重构我们当下的精神生活与文学想象。”

Copyright © 2010-2020 科技新闻_热点新闻_科技时事新闻 版权所有